沸腾十年,渐行渐远——读《沸腾新十年》有感

前段时间雷锋网的微信公众号主推了一本书,名为《沸腾新十年》,主讲自2010年以来中国互联网变迁的种种故事和众生时间线。编辑是雷锋网的老大,林军。自从研究生毕业后,一直对这些企业的种种故事开始感兴趣,怀着想要一览众山高的心情和期待,我开始阅读这部“长篇小说”。阅读中,时常感到这场时代大潮是如此的波澜壮阔,乃至于在当时年纪尚小的自己身上也留下了种种痕迹。 在今天,如果你打开手机,你会看到人们早已习以为常的国民级应用——微信,还有最近几年风靡全国的短视频应用——抖音。想到吃,我们会想到美团、大众点评和饿了么。而对于淘宝而言,它留给我们的印象是更像一个老朋友,一个陪伴了我们已经很多很多年的老朋友。

对于这些软件背后的公司——腾讯、阿里、美团、字节跳动,这些巨头们有的是从2010年后从零开始成长为了一棵参天大树,有的则是延续了之前00年到10年的风头,继续保持强劲的势头。而这其中,又有着数不清的故事。


被卷入了移动互联网大潮

2009年,中国联通正式引入iPhone,开售iPhone 3GS和iPhone 3G。而我愿意称2010年为大幕拉开的一年。因为那一年iPhone 4在国内开始发售。而这一波给自己带来的最早影响,则到了2011年。

2011年,自己还在念初三。记得那时候不知道家里从哪里搞来一台移动设备,叫做iPod Touch,是可以连接Wifi的设备。当时iOS的应用界面、浏览网页的体验,以及不同游戏、应用的使用新鲜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自己使用的手机的牌子还是金立,操作系统是金立自研的封闭系统,只能通过手机键盘按键进行操作。(当时已经支持简易版的移动QQ,那个时候的流量还很贵)下图是2010年暑期自己去北京学习英语时,用该手机拍摄的照片。可以看到当时的手机,还停留在传统的翻盖模式上。当时听到了Taylor Swift的第一首歌——Back To December,那个时候霉霉还没有唱pop,还走在乡村音乐的路上。

iPod Touch上我接触的第一款游戏,叫做割绳子。我记得玩了很久。当时最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登录App Store,查看应用商店里面有没有什么新奇的游戏和应用。

iOS颠覆了人们的认知——卧槽,这才是智能手机。看过07年的iPhone发布会(中文·高清 乔布斯 2007年iPhone发布会完整版),当时发布的浏览网页、双指放大图片等操作,真的可以被称得上是颠覆。

Android也是同期对标iOS的火热操作系统之一。上了高中后,我拥有了第一台Android设备,一台中兴ZTE安卓手机。至今我还记得我是如何用它和家乡的朋友发送讯息的。它也让我有了一些探索的欲望。当时iOS都流行越狱,以获取收费的应用或者非中国区的应用。当时最火的iOS社区是威锋网。以及当时的Android都流行root。我还曾经试图在iOS上寻找有没有对标版本的360安全卫士。

各种各样围绕移动端的创新开始出现。比如新浪微博,当时微博的logo背景还是米黄色。比如微信,自己应该是2011年成为微信用户的,当时是一个初中同学通过QQ好友关系链邀请自己成为了用户。再比如各种手机端游戏。


什么是技术?

技术在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定义。在阅读过程中,几次见到夸赞某人技术精湛的表述。例如360安全卫士在PC端对QQ进行拦截,离不了对操作系统API层面原理的掌握,这被称作技术好。微信创立初期,有一位技术人员原来是开发塞班系统的,后转去做Android平台开发,并在短时间内产出了微信的语音解决方案,被称作技术好。而放在今天,技术好也有很多定义,例如算法水平好——AI水平高,例如搜索水平好——搜索相关技术扎实。

技术可以分成两方面,一方面是天赋,一方面是经验。天赋就是诸如王小川这类选手,抽象能力强,系统理解极其通透,在搜狗创业早期便能扛大旗,且是ACM IOI金牌选手,其天赋不言自明。另外一方面就是经验,一个天赋普通的选手,只要经过足够长时间的训练,在某一领域是可以有很深的积累的。例如人工智能、操作系统、数据库这些领域。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ACM金牌也是比别人多接受了很长时间的编程训练而已。如果给我这样的机会,我想兴许我也可以拿到ACM奖牌。从这个角度出发,天赋也包含了很多的经验,是一种独特的思考方式,可以被系统习得的。)

技术在近10年是如何提升的?

技术的发展和商业化从来脱不了干系。移动互联网时代初始期,很多的商业化活动都是围绕软件生态进行的,更在意把一个应用做成。所以移动开发、网页开发、后台开发成为当时的硬通货。百度的盈利模式是搜索广告,而搜索技术水平直接影响到公司的营收,搜索技术也成为当时的流行。2012年AlexNet横空出世,在技术上具备了先决条件,而后以头条为首的公司开始把推荐技术应用到商业活动中,推荐准确率在信息流、商品推荐等业务中直接和营收挂钩,于是我们看到人工智能相关人才的薪资也水涨船高。

所以相应的技术的领域又会因为商业的需要而产生繁荣。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大的商业公司对高校都会有一些合作和经济支持。CVPR等顶会每年收到的文章数水涨船高,也诞生了诸如OpenAI、FAIR/Google Brain等组织。AlexNet在诞生后,ImageNet的识别准确率也一次又一次地被神经网络技术提升至一个新的水平。淘宝等业务由于使用人数的激增,其后端架构也面临着相当大的挑战。在一次又一次的架构调整中,沉淀了很多宝贵的工具和经验。Kubernetes的诞生,也宣布了云原生时代容器管理的通用解决方案。在现在想要去从零搭建一套复杂的技术架构,方法论和工具都已经相对成熟。

一些传统的技术,比如搜索技术,在多年的打磨中趋于成熟。而2012年后的技术变革主要由技术侧的新场景引发。一方面是人工智能的崛起,这一点要感谢坐了20年冷板凳的Hinton老爷子;另一方面是软件架构的理论成熟——从单体应用,到集群治理、微服务架构。

技术重要吗?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如果非要我在“重要”和“不重要”之间给出一个比例的话,我会选择70%的不重要,30%的重要。

技术是为业务服务的。业务驱动技术的发展。

在现在的互联网公司中,可以被称作是技术公司的,并不多。如果非要挑出几家,那么百度、字节跳动、阿里云以及一些广告投放公司可以算作是技术公司。对于这些公司而言,技术的先进程度构成了公司的竞争壁垒。对于其他竞争者,没有技术人才及相应的资源,是很难在短时间内攻克这些壁垒的。

而对于其余很多的互联网企业,比如美团、饿了么、京东、水滴筹、滴滴,本质上是传统企业在互联网时代的一次升级,用互联网的思维和打法去做原有业务的新模式。美团和饿了么成长的关键不在于技术多么先进,而在于去打通线下的商户和派送模式。京东成长的关键不是技术多么先进,而是构建了优势的物流和B2C的体系。水滴筹成长的关键在于传统保险业务的线上化。滴滴的核心竞争力是围绕运输市场供给侧和需求侧建立的一套融合了经济学、心理学的产品机制,而技术要素在其中是可以被复制和构建的。

而对于百度而言,搜索技术的先进直接影响产品体验。对于抖音和头条而言,围绕生态而打造的推荐系统,以及公司内部数仓体系的建设及数据的流转方式是其核心竞争力。对于阿里云而言,云原生的稳定性、可用性是其关键,相应的一系列数据库等技术产品是营收的重要来源。所以在这些公司做技术,是比较纯粹的,也是推动公司前进的重要动力。

无论在什么时候,顶级技术人才一直都是有巨大价值的。这个顶级体现在,能做别人做不了的事。这个就叫做顶级。

下一步技术将如何发展?

下一步技术将如何发展?一方面,期待基础技术的突破(例如硬件架构突破式变革导致硬件性能突破性上涨),这将为应用层、软件层的发展带来大量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注重渐进式技术的持续发展,例如软件的性能提升、AI网络性能的渐进式提升。就目前技术和商业结合的角度来看,推荐技术、搜索技术、云原生技术仍会处于渐进式提升轨道中。

元宇宙是最近很火的一个风口。对比移动互联网,在我个人看来,元宇宙并不十分符合当下的热度。移动互联网时期,由于手机铺量趋势十分明显,从数据上可以看出一场变革正在发生。而且移动互联网所带来的行业变革、生活便利性的提升是肉眼可见的。对比下来,元宇宙目前仍需要笨重的VR一体机作为支撑,是一种nice to have,并不是need to have。用户体验=新体验-旧体验-迁移成本。当前的VR设备还比不上目前移动设备的轻便性。在中国社会,对于广大的劳动人民而言,暂时也看不到进入元宇宙的需要。但不排除,随着某些领域技术的突破性进展,会将一切格局都打乱(脑机接口也是值得关注的领域)。尽管如此,我们仍需要对VR/AR技术的发展保持乐观。抢占新兴市场并保持探索是早期建立壁垒的关键。

其实我更喜欢张一鸣的一句话:“你对事情的理解,就是你在这件事情上的竞争力。因为理论上一切生产要素都可以被构建。需要拿多少钱,拿谁的钱,要招什么样的人,这个人在哪里,他有什么特质,应该怎样的人配合在一起。所以你对这个事情的认知越深刻,你就越有竞争力。


移动互联网时代创业 v.s. 2021创业

阅读《沸腾新十年》,更像是在阅读一部小说。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创业,多多少少带有草莽和江湖的气息。其本质更多的是传统行业的在线化、移动化,以及新兴平台机制的建立。

从移动互联网早期的千团大战、3Q大战,到新浪微博、米聊、微信的诞生,再到陌陌登台、优酷土豆合并。从滴滴诞生、安卓和手游爆火到推荐引擎的诞生。从美团、饿了么、百度三家决战外卖战场到短视频软件粉墨登场。从二手车电商诞生、贾跃亭造车、携程与去哪儿合并到知识付费、生鲜电商、在线教育大战。从互联网金融公司蚂蚁金服、360金融、度小满起步到钉钉、有赞、微盟的诞生。看到了趣头条的兴起与衰落,再到链家ACN网络的构建、二手交易闲鱼的出现。从完美日记、瑞幸咖啡、喜茶和奈雪的茶,看到泡泡玛特和毒的新消费浪潮。

这些初创企业,怀着必死的决心,在残酷的市场,拿着融到的资金凶猛地烧钱换取市场空间,江湖气息十足。但同时我们也看到,移动互联网早期的企业主要有2种玩法。一种是用互联网思维做新模式、新平台,比如外卖、打车;另一种是用互联网打法重塑传统业务,比如互联网金融、链家、闲鱼。进入互联网下半场,上述两种公司越来越少——因为已经没有那么多可以被改造的点存在了,现存的人类社会中可以被改造的点越来越少。

而到了18年、19年,更多的新潮品牌是完美日记、瑞幸咖啡。这种新兴企业在更多的时候被称为“新消费”,也由此诞生了很多的品牌方法论。如果你看抖音的话,应该可以看到一个叫申晨的人在卖课——营销方法论。做一个品牌,小红书投2000篇,知乎投几千篇,xxx平台投几千篇,一个品牌就做起来了。一方面,互联网的数据思维确实正在以一种新的速率渗透到传统企业的做法中去,另一方面,也可以侧面解读为,互联网浪潮已经溢出到传统消费品中去——因为原来的杯子已经满了。

看七八年前的时候,红杉、纪源、IDG、真格基金、经纬中国在投什么企业?在书中,对于那时的互联网企业,这几家基金出现的频率是非常高的。而2021年,现在再关注这几家基金的主页,他们在投什么企业?芯片、科技、SaaS、生物科技成为了高频词。

在2021年的今天,想要创业,已经不像过去七八年那样,讲故事的时候总有着一片似乎是巨大的未知市场在等待着人们的发掘。互联网进入后半程,ToC端流量获取成本日益攀升,粗放式的开拓市场的方式已经行不太通;取而代之的是对流量的精细化运作,私域流量的概念也应运而生。从硅谷传来的精益创业的理念越来越普及,创业也渐渐形成了一套典型的小步快跑的方法论。ToB端,自15年起,SaaS公司越来越多,科技所占的重要程度比例在提升,创业的门槛正在逐渐提升。

这是不是一波新的浪潮的开始?只有时间知道答案。


机遇与时代

移动互联网造就了一群有胆有识的企业家,时势造英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但在2021年,似乎已经没有那么多机遇。没有时势,我们又该做些什么?

这里就引用书中两个最朴素的例子——薇娅和李佳琦。

薇娅经商多年。19岁就在北京开店赚到了第一桶金。之后在西安开店开到了7家,最好的时候单日交易额达到了40万元。她对供应链的熟悉程度、销售技巧和议价谈判的能力,都远远超出常人。

16年5月淘宝直播上线。直播小二给薇娅打去了电话。薇娅关闭了所有的门店,all in 直播。之后的故事就不必复述了。

而李佳琦从大三开始在欧莱雅柜台实习,用了3年时间成了当地的专业导购。据说他的销售提成比大部分女员工都要高。16年初,一家拿到阿里系投资的公司提出了BA(Beauty Adviser)网红化的战略,选拔了包括李佳琦在内的200多名BA做培训。3个月后,其他人都退出回到线下做导购,只有李佳琦留下做直播。

这其中的原因除了李佳琦足够优秀,最主要原因是线下导购有一份稳定收入,而直播则是不被看好的新兴事物。在只剩李佳琦一个IP的情况下,该公司把所有资源都给了他。后来凭借勤奋走到今天的故事,也不必复述了。

其实结论很简单。

  1. 头部效应。不管在什么时代,做到本垂直领域的头部,做别人做不了的事情,会有更多的资源和机会倾斜过来。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公司的骨干原本就是原来细分领域的佼佼者,比如互联网金融公司挖了大量金融届的翘楚作为早期骨干。他们原本就足够优秀,只不过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的机会。
  2. 对新事物保持敏感,当潜在机会到来时,加足杠杆,并通过已有的经验和详尽的调查尽可能减少不确定性。薇娅敢于all in,想必与她之前丰富的经商经验有关,只有对开店的各个环节有了深刻的认知,才敢于关掉所有的店进而all in。而李佳琦选择了新兴的直播,留下后拥有了全公司的资源,这是很关键的。
  3. 风还没刮起来的时候,要做的就是等待和积攒实力。要尽可能确保下一阵风刮起来的时候,自己能飞起来。猪能飞起来,大象却不能。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