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未完时的总结-重返上海,惜时

算下来,从去年5月份到现在,回国工作也有1年多的时间了。这期间还是发生了许多变化的。很久没写总结了,是时候重新整理下思绪,继续奔跑了。

平淡的迷茫期

去年5月份,清空所有在美事务,回国。回到家以后,经历了3个月的失业期。这3个月里,我的人生失去了目标。我知道接下来会找一份工作,但在这段时间内,我有充足的时间思考一些东西。听起来像极了某些大佬功成名就后思考人生的庸俗桥段。但作为一个工作不满一年的萌新,没有太多输入,自然不会有什么可以被称为转折点的惊世结论。

这段时间就是看书、看电影、遛狗。当我带着嘟嘟走在河边的时候,看着嘟嘟也开始变得步履蹒跚,看着熟悉的河道和小城街道,看着日复一日的缓慢节奏,我感到自己的生命正在被一点一滴地浪费。看书——我还没有学会该如何看书。看了一些有用、无用的书。

现在也可以看出来,自己当时也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读些什么。只知道不能在家傻傻等着。然后开始找工作,投了几家企业,也收到面试邀请。最后决定选择base上海的字节跳动。除了薪资外,头条给我的印象是年轻、开放、平等。张一鸣提倡的诸多理念是很吸引现在的年轻人的。从网上盛传的字节工牌梗就可以看出,一家企业能让员工以在自家工作为荣,是一种成功。之前听朋友说,伯克利、斯坦福都有很多人选择头条。这也是自己最终选择头条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


再次重新出发

之前在三番工作的时候,经过小半年的适应,总算入门了Scala和掌握了一些基本的软件开发范式。本来以为在头条开始工作后能快速上手,结果入职的第一周自己已经晕头转向。

自己所在部门属于移动手机网盟-穿山甲的下属赋能平台组,赋能移动应用开发者,帮助他们取得更多流量。有如下几个难点:

  1. 业务复杂。

    广告系统是自己之前没有接触过的。大多数互联网公司的主要商业模式就是广告。从上游广告主花钱投放广告,到中间平台的广告后端系统进行实际投放,再到下游用户看到广告,进而让开发者分成。这其中涉及了多方生态和利益博弈,链条是极其复杂的。字节的广告主平台是巨量引擎,所有的广告主可以在上面花钱投放广告。广告将会被投放到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穿山甲网盟在内的诸多下游。而赋能业务就是要做从上游买量到下游实际点击、转化情况之间的数据分析工作。刚开始工作的时候一些黑话,诸如“积分闭环”、“增长参谋”,直到工作了将近一年时我才能够基本明白其中的含义。

  2. 组织变动

    当时自己加入时,赋能的业务还不是很稳定。leader在新加坡,一部分团队成员在新加坡,一部分在北京,自己是赋能团队在上海的第一人。沟通上存在诸多困难。之后一段时间,新加坡的leader因组织架构调整,去做别的事情了,我也转到了开发者平台侧从事风控相关的软件开发工作。

  3. 技术栈切换

    在上家公司,主要以PHP/Scala/Java为主,现在切换到了以Python和Golang为主的业务,语言的学习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在2020年的秋天的国庆,我和父母报名参加了一个浙沪的旅行团。在国庆期间,我们共同游览了苏州、杭州、绍兴、嘉兴、乌镇,成为了我们一家人记忆中为数不多的团圆时刻。

在这个漫长的冬天,我感到一种迷茫和无助。每天从科技绿洲下班后,迈着匆匆的步伐,在寒冷的秋风和冬风中,我一次次地走向自己的小窝。有一段时间,晚上一回到家我就会立刻钻进被窝,然后什么也不做,刷刷手机,看些没什么营养的东西,然后沉沉睡去,像是混日子般逃避着生命的意义。

在这种迷茫中,我还是意识到我有一些事情要做。在这段时间,我拾起了在美国闲暇时间正在学习的MIT-6.824,并坚持了看了一部分论文。在确定剩余课程对自己帮助不大的情况下,结束了这门课程的学习。这段时间,阅读了以下书籍:

11月的时候,自己现在的女朋友(当时还不是)从荷兰回国了。她第一站就选择来到了上海。我们周末会相约见面,这也成为了我那段时间周末唯一值得高兴和期待的事情。

20年的冬天是上海很多年来最冷的一次。气温降至了零下,很多水管都因结冰而第一次被冻裂,空调也因此坏掉了。就是在这种寒冷和雾气温吞中,我在清醒和迷茫中,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冬天。


2021

之前因为在美国的时候摔了一跤,脚部隐隐感到有些不适。所以在2020年的末尾,我去了几次医院,看病。医生一开始叫我不要运动,采用静养的方式。直到做了一次核磁共振后,同仁医院专门看足踝伤病的季医生给我发了短信,告诉我要去医院再复诊。经过复诊后,季医生说我的左脚属于韧带撕裂,软组织挫伤,需要做手术。于是在2021年的1月29日,我做了我人生中第一台手术。经过了4个小时的麻醉,我被推出了手术室。

随后母亲来到上海接我一起回家,在家中又静养了1个月左右的时间。在这期间,全程work from home。直到3月中旬,启程返回上海。

过了年,工作上也开始好起来了。去年年底,平台大组来了一个leader,平台的治理开始初见起色,各个模块开始有条理地被管理起来,人数也在扩充着。自己所在风控业务也开始有组织地发展起来,也重点投入做了几块比较关键的业务。

4月,自己做的第一个完整的模块正式上线了,还是很高兴的。

5月,办公地点从氪空间搬到了虹桥国际商务广场。

6月到7月,参与另一个项目的开发,也到北京出差了一周,整体是很累的2个月,产出也很显著。

8月,继续聚焦于上个项目的附属需求。

9月,进行了业绩评估,最终的结果还是很令人高兴的,也算工作得到了肯定。

在这期间,我开始思考,我的未来应该是什么样的?在字节跳动工作,整体上说氛围还是很好的,遇到的同事也都很nice。工作强度没有拼多多那么疯狂,取消大小周以后也有了自己的时间。也有一定的成长空间。通过和其他人的对比,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还算拥有一点折腾精神的人,做事希望快节奏,说到底还是希望自己的时间不被浪费。今年自己已经26岁了,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经过了Cornell的教育,我还是有着“这辈子要做些什么”的理想的,但又同时感觉到,自己不懂的东西还太多太多,仍需要在知识的海洋里拼命学习和吸收,去做一些事情,同时观察周围的机会,静待一些事情的发生。

自从8月取消大小周后开始看书,读了一些书,总结在下面了。


不足

越学习,越觉得自己的不足越多。不管在哪里,都需要把事情做成的人才。这个把事情做成,就是说把一件特别大的事情,拆解成若干小的事情,并带领其他人一步一步实现这件事的能力。

现阶段的自己,无论是在技术上,还是团队能力上,亦或是其他综合能力上,都还很不成熟,都还需要在工作的岗位上继续锻炼,扎实把每一种能力都慢慢培养好。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