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在2019年的末尾,花了10天的时间闭门不出,每日在家中踱步、打坐、思考。想给这段时间起个名字,叫“十日谈”。傍晚和清晨的时候会因为调节心情的需要而出门跑步,切换到一种比较积极的模式中去。这段时间在世界秩序、人生观、哲学、元认知等方面进行了很多思考。

在这一年里,最大的收获,是超越了自己。

2019复盘

这一年,有无数个瞬间,总觉得自己什么也没做,大部分时间在浪费光阴。站在现在来回顾,不知不觉中还是做了很多事情。

人总是容易高估自己1年能做的事情,却总容易低估自己5年内能做的事情。

想总结的,大概分成如下几个方面。

找工作

去年年底就开始投简历,但结果一开始并不是很顺。1月份主要在刷题。直到2月才接到了第一个onsite。

Bloomberg,也就是我们平常所提到的“彭博社”。彭博社是1982年成立的全球最大的财经资讯公司。Bloomberg本人是曾经的纽约市市长。公司的主营业务是彭博终端。彭博终端应该是所有金融从业人员应该听说过的存在。这是一套完整的软硬件终端,负责提供金融从业人员所需要的一切资讯,主要包括金融市场的实时数据、驱动市场的新闻、深度研究、分析功能、沟通工具。这些世界级的交易执行系统被整合为一体,面向金融人员提供全面解决方案。其单台设备使用定价在每个月$2k左右。大概相当于金融界的Excel?(详情可参考熟练使用Bloomberg Terminal

说来非常幸运。接到onsite是由于在去年秋季学期在Cornell Tech所修的Product Studio课程中,自己所在的组表现优秀。这个项目80%是自己carry的,在课程紧张、改简历、找工作的同时,拼了两三个通宵拼出来的。在安卓上魔改一个NN网络。所以一同合作的Bloomberg主管对自己的印象非常好。而且在做Presentation的时候,我想自己流利清晰的表达也加了不少分。可惜的是,自己并没有把握住这次机会,可能是因为第一次面试,非常紧张。链表每k个节点翻转一次的题手撕代码卡壳,挂掉。可能是因为金融行业的原因,面试官非常傲气,没有好脸色。金融公司的计算机岗位一般是后台开发。Bloomberg的主要业务语言是C/C++,因为金融公司对后台的延迟有极严格的要求,也造成了有很多legacy的shitty code。金融的软件系统,时延低,UI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图1: Bloomberg的主管Jubin带队参观

图2: Bloomberg的实时交易行情电子屏

题外话

Fintech领域自己了解的不多。金融领域对CS的毕业生还是有一定友好度的,大部分招的是后台开发。比如Bloomberg。在纽约参加校友会的时候,一位学姐就在Bloomberg深耕10年,从数学PhD做到了高管。

自己在之前的一次面试中投了Akuna Capital,HQ在Chicago,但是很遗憾挂掉了。Akuna Capital是一家期权做市的量化公司。不过后来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对于行业有了更深刻的认知后,了解到Akuna Capital对于CS毕业生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也算有些安慰。

还有之前提到过的Jane Street. 两家都属于自营的量化交易公司。(Prop Trading Shop)而如D.E.Shaw以及2 Sigma之类的公司则属于采用量化手段的对冲基金。此类金融公司适合金融工程的毕业生作为量化生涯的起点。

第2次是湾区Uber,飞来三番小住一晚,然后在Market Street的分部面试。Uber在湾区有很多分部,自己所在的这一家比较安静,整体来说Uber的工作环境是节奏比较快的。面了一整天,共计6轮。自己感觉可以打85/100分。面试完后自己其实感觉很良好,但是在焦虑地等待了两周后还是接到了拒信。Uber是自己最想进的公司。作为风头正盛的Startup,其人才配备和技术应该都算很强的存在。所以这次失败后自己消沉了整整一周,因为在当时自己看不到比这更好的选择了。记得其中有一天,自己在沙发上躺了一晚上,在焦虑、失望中,最终困得不行,才勉强闭上了眼睛。

第3次是在匹兹堡的Duolingo。这家公司在大陆名气不大,但是在全球范围内有4亿用户。作为一个语言学习的软件供应商,这个规模应该说是非常大的。HQ离CMU距离不远,办公环境非常好。技术面十分顺利,一路过关斩将。但是一周后仍然接到了拒信。

第4次在湾区,是1家做健身软硬件的startup,在国内上海和湾区都有分部。CEO是清华毕业,上世纪90年代斯坦福EE的PhD。自己选择这家公司的原因在于,startup在初创时期,其实有很多东西都需要从0搭起。而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可以迅速培养人的综合能力(即糙快猛的做事能力)。但话说回来,这也属于有些走投无路的无奈之举。面试内容涵盖了很多基本面,考编程,也考复变函数和数学推导,可以说很检验一个人的基本功。结束以后其实我很好奇,和学长聊了很多社会现实的问题,有关个人生涯的问题。结束后1周被拒。

第5次也在湾区,是一家叫做Samsara的创业公司。其工作内容是车载物联网设备的前台+后台系统。工作环境优美。面试内容中,一个令人印象比较深刻的题目是,在Python的Flask包中埋下了一个bug,然后考验面试者是如何修复这个bug的。简而言之,是想看该面试者的思路、流程是否科学、简洁。

5次失败,客观上缩短了自己的抗打击周期,让自己在失败中更好地认识了自己。一开始,自己怀疑是不是因为沟通不太到位,然后自己调整后加强了沟通。但后来可能因为想要刻意营造一种自己很能说的感觉,语气不够真诚,可能让人觉得有些过于油嘴滑舌,反而起到了反效果。但年轻人最不怕的就是失败。年轻的时候,失败得越多越好。抗击打周期不断缩短后,就逐渐发现了一条客观规律:要有豁出去的勇气。

事后想来,和清华学长的那次对话实际上有些话不应该聊的。因为作为一个初创公司CEO,他并不希望在不了解员工的情况下,招募能力太强、思考能力很强的员工——不方便管理。他更希望招募听话、能干活的员工。面试过程中一名员工,也是斯坦福毕业的数据分析师,其语气很是奇怪,有些机械的感觉。我不由得再次印证了心中的那条定律:不保持终身学习的人,是要被时代淘汰的。

第6次是在NY一家叫做viagogo的二手票贩子网站。和他们的manager聊天的过程中发现了公司的本质:压榨机。这家公司因为规模不大,所以很多问题都是围绕如何挣钱展开。“如何才能从客户手中榨取更多利润?”还有一些算法匹配问题,再次略过不表。

第7次是在Adobe。这一次可以说是表现最佳的一次。一举拿下。终于在毕业前1天找到了工作。老板人很nice,自己也倍感幸运。

前前后后算起来,从纽约飞三番也有4、5个来回了,也算是不枉这么折腾自己的心灵和疲惫的身体。期间体会了很多的绝望,没有像本科一样抑郁,比较轻松地扛下来了。

More pain, more gain. 这大概就是上半年的进程。

生活

自己好像不是一个喜欢娱乐的人,其实挺无趣的。

寒假和毕业后,集中大约看了40多部电影,科幻、爱情、婚姻、猎奇都有涉及,直到看到信息摄取度饱和。也进行了很多思考。

综艺的话,看完了圆桌派前三季。一部纪录片《走进大咖》。

纪录片看了一些,最近看的一部《人生一串》非常有意思。

书的话从毕业至今,看了约合10本左右。其中有看了一半搁置不看的,有因为质量不高草草扫过的,英文书实在啃得太慢。但万事开头难,相信会有进步的。文学/科技/社会,都有一点点涉猎。一些书做了读书笔记。

自己非常偏爱工具/思维框架/科技/金融方面的书。我觉得它们就像是用来剖分世界的手术刀,手段越多,灵活度就越大,看事情就能看得越准确。而且计算机、金融、数学、生物这几门学科都是很好的,它们都是对现实世界的抽象,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这个世界。

知和不知,差别真的太大了。从来不觉得自己聪明,只觉得自己走到现在,只归功于知道的稍微多一些而已,并不是因为智商的差别。一个人学过物理,就知道光可以分解成七种颜色,而如果一个人没学过物理,就不知道这一点。知道得更多,就知道要从高维度思考问题,就知道即使是在涉及利益的情况下,真诚、平等、尊重是最理智、也是经济意义上最优的策略。(并不是让人做个老实人)

Social

来到这边开始工作后,意识到了国内教育和西方教育的巨大差距。即使清北已经可以算国内的Tier 1,坐拥世界上最好的生源,但教育水平却并未达到国际一流水准。一流的学生都在西方。

深刻感受到自己social水平的不足,急速提高中。但是我十分质疑此时social的意义。如果一个人是做生意的,那么social对于此人在任何时候都很重要。但对于科技从业人员,social的重要性不可低估,但是在一个人生涯的极早期,我并不认为social的ROI是最高效的。技能点要点在合适的技能树上。

一方面,感受到复盘以往经历非常重要。另一方面,花时间去social非常重要。如何在深度和广度之间进行平衡,成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不过在这一年里,还是认识了一些有趣的朋友。认识了一位晋城老乡,现在北京罗兰贝格咨询公司工作。多伦多大学毕业的创业者Luffy(余舜哲的One Piece)。以及30岁来修master的奶爸创业者。来到湾区之后和一些PhD朋友也常有联系。和大家交流,受益良多。

工作

工作中,主要培养了与人配合、沟通的能力。发现职场上充斥着尔虞我诈,但其实自己对于这种现象是相当无语的。有利益冲突的话,站队、打仗、厮杀、软硬兼施、玩计谋,直接来真的就好了。(当然,这是职场的逻辑。换成做生意,又是另外一套逻辑。)古代兵书和《资治通鉴》里说的东西,挨个上一遍,应该是够了的。但是有一个自己比较担心的问题,就是国内的职场环境应该比国外的要复杂得多,在这里呆久了,恐怕到时回去,会有水土不服的症状产生。

话说回来,自己十分不理解为什么同事、老板、以及老板的老板都在害怕,有时说话会颤抖。恐怕自己离被开除的日子也不远了。不过话说回来,自己顶撞老板的事情时有发生,但是因为自己每次说的都是对的,老板慢慢也很同意自己的说法,从而达成了高效而直接的沟通。和领导的关系,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是共赢的关系。

在网上看到如下一段分析,觉得很有道理。

不管是在学术界还是工业界、职场,有这么几种人。

  1. 天纵英才型。能力爆表,无师自通,领导(导师)几乎不用做什么,下属(学生)自己就能一个一个地搞出来。领导(导师)通常会千方百计地笼络,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运气好一点的话,可以成一方诸侯。(个人认为这才是每个人该走的正道)
  2. 自带资源型。资质一般,但踏实努力,且背后有大佬加持。家中是一方诸侯或者人民币玩家,领导(导师)希望强强联手,基本不会欺负这个学生,多加指点也是理所应当。
  3. 服务周到型。服务到位,体贴入微。能力差点,没啥厉害的背景,但勤奋刻苦,随叫随到,任劳任怨。团队建设必须有这种秘书式的人物跑前跑后。唯一的担忧是有的领导(导师)心术不正,不过毕竟是少数。也是非常有可能出头的存在。
  4. 特立独行型。目标明确,有理有节,软硬不吃,和导师(领导)是合作状态。想做的事从不偷懒,不愿做的事打死也不做。惹急了会和上级掀桌子。

混不出头的有这么几种。

  1. 乖乖听话型。
  2. 得过且过型。
  3. 自暴自弃型。
  4. 天真烂漫型。

最讨厌的有:

  1. 自暴自弃型。
  2. 天真烂漫型。
  3. 得过且过型。
  4. 特立独行型。(看情况)

只要自己有实力,任何时候都能吸引人脉——有利益,就有朋友。

人想要控制资本,就会被资本所控制。

如何将一个大的目标分解成一个个小的事物,也是值得反思的步骤。Google的OKR工作法十分值得借鉴。

旅行

这一年也去了不少地方。

年初的时候在以色列,参加学校组织的iTrek项目,参观了Technion(以色列理工学院)以及特拉维夫的一些创业公司。以色列是一个非常创新的国家,虽然国土面积极小,但是GDP非常高,科技产业异常发达,是创业公司数目最多的国家之一。这10天中,去叙利亚、巴勒斯坦、约旦边境转了一圈,在特拉维夫、海法和耶路撒冷也都有逗留片刻。以色列的创新生态系统,包括了初创企业、工程师、研究型大学、风险投资、政府和大企业,它们互相作用,互相促进。二战时期的犹太人大屠杀,给这片土地留下了深深的伤痕。以色列的寸土寸金和中东的安全情况,让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充满了危机感和奋进感。神奇女侠盖尔加朵富有魅力的原因之一,正在于她出身于这片土地,也接受过国家严格的兵役训练。任何一个人,如果是男性,身上也具有女性的部分。如果是女性,身上也同样具有男性的成分。至于如何搭配和变化,就看此人的积累和阅历了,从而体现出不一样的魅力。

图3: 叙利亚边境

图4: 特拉维夫的食物市场

图5: 耶路撒冷街头

图6: 和朋友在街头吃点小吃

图7: 在ironSource参加Hackthon活动留念

图8: 在海法一家酒庄意外发现了支付宝支付通道

图9: 在耶路撒冷旧城。这里是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三大宗教的圣地。

上半年,常常在机场和不停地奔波中度过。真的心情很差,也很疲惫。

图10: 第一次来到三番(参加Uber面试)

图11: 曼哈顿夜景

图12: 硅谷最著名的车库——惠普公司的诞生地

图13: 哥伦比亚大学夜景

图14: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 Let there be light

图15: 卡耐基梅隆大学 - 计算机全球最强校 - My heart is in the work

图16: 春季学期与花旗银行合作的一个课程项目,和一位MBA队友到新泽西的Citi分部作报告

图17: 斯坦福大学 - 让自由之风劲吹

在伊萨卡的康奈尔本校参加了毕业典礼。毕业后在纽约带了一段时间,游览了一些自己没有玩过的地方。之后搬家来到了湾区。

图18: 和Cornell Tech华人同学的毕业照

图19: 和纽约校友会聚会

图20: 计算机系建系60周年纽约校友日活动——主要是人才招聘事宜。

图21: 计算机系硅谷校友会——已经形成了清华计算机系的一股强大力量。

图22: Cornell Tech毕业照

图23: 硅谷高新企业创业博览会,作为志愿者的一次活动,学到很多,很长见识。

图24: 和伯克利一位好友,伙同晋城的一位老乡,参观了她所在的风险投资公司——Plug And Play.

图25: Cornell Tech校园一角

图26: 打车达到一辆Tesla,体验了一次无人自动巡航。

图27: 康奈尔大学本校的图书馆,贝聿铭的设计作品。

图28: 康奈尔大学ECE系的一个实验室。

图29: 三番的Caltrain火车站

图30: 9·11事件中被摧毁的世贸中心原址。

图31: 纽约市曼哈顿大桥。是电影《美国往事》的海报取景地。

图32: 站在帝国大厦顶部俯瞰曼哈顿夜景

图33: 康奈尔大学本校的毕业典礼

图34: 站在康奈尔的艺术博物馆顶部俯瞰全校

图35: 使用帝国大厦顶部的望远镜,可望见自由女神像

图36: 布鲁克林大桥

图37: 三藩市区的Coit Tower上俯瞰三藩全景

图38: 搬家后的书桌

图39: 办公室白板一角

图40: Google在Sunnyvale园区的Data Center一角

开始工作后,又回了一趟纽约,接下来依次去了芝加哥、圣地亚哥、西雅图。见同学,参观校园,也算很长见识。

图41: 芝加哥千禧公园的的大豆子 - Cloud Gate

图42: 芝加哥的核心商圈 - Michigan Avenue

图43: 站在Willis Tower俯瞰芝加哥夜景

图44: 芝加哥大学 - 非常具有美东特色的一所大学

图45: 圣地亚哥 - La Jolla的海滩

图46: 圣地亚哥南部的一处海岸,与朋友畅聊很久。

图47: 西雅图的玻璃博物馆

图48: 同上。玻璃的映射效果非常美丽。

为人处世

与周围人正常沟通、交流,却令他人产生了恐惧。

我实在不理解。一来自己没做伤天害理的事,二来自己只是在做分内之事,不瞒上欺下,不谄媚,不敷衍,兢兢业业完成任务,为何要恐惧?不过也在磕碰中慢慢学会了一些规则和技巧。

但我还是认为,如果一个人过早地谙于人情世故,这只是这个人变得平庸的开始,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真正值得骄傲的事情,是切切实实地做出成绩来,而非搞一些小手段,谋取蝇头小利,却因小失大,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不怕不敢做,只怕不敢想。

唐太宗有言曰:“取法乎上,得之其中。取法乎中,得之其下。”

目标一定要定高,才有可能取得较好的结果。


一些感悟

这一年,思想上出现了突飞猛进的进步与变化。自己一直在大学四年中感到一种痛苦,而自己终于在逻辑上找到了这种痛苦感的根源。其实有朋友和我说过,不要一味纠结于过去。这一点他说的很对。但是我仍然觉得自己这种对过去经历的反复咀嚼,对于自己思想的进步,起到了很大作用。

视野很重要。逻辑自洽很重要。但粗浅的视野和狭隘的自洽都很危险。——这是我体会到的最深刻的道理之一。

自己大学四年,只顾得在学业上一味前进,而忽视了外界的大环境——换言之,我并不知道外面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因而看不到学习的意义。

如果一个人看不到自己所做之事的意义,那么他怎么能够说服自己做好该事,并且全身心投入?

症结所在,在于“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在大学之前,自己学习的目标在于高考。因为我们从小都知道,高考对于一个人一生的决定性作用,是巨大的。所以具象化到日常生活中,就是将其以一种梦想的载体形式,存在于我们的意识之中。所以我们学习时会感到:我们的付出是有意义的。因而诞生了许多动力。

本科时不少学生都患有轻度抑郁。其原因是,在高考之前,众人都是同龄人之中的佼佼者。到了大学后,发现一个事实“有的人能考100分,是因为他的能力是100分。有的人能考100分,是因为满分只有100分”。很多能力的培养,在大学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差异。到达一个新环境,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搞清楚,在这个环境下,游戏规则是什么样的。而从高中到大学,游戏规则的多维性一下子上升,让不少学生,如我,产生了巨大的不适应性。一些学生没有挺过去,于是就自暴自弃。这一现象并不少见。是以“学而不思则罔”。

客观上讲,清华的教育对于高考生而言,学习曲线是陡峭的。当你还在学习1+1=2时,和自己一同入学的同龄人却能够解偏微分方程、写一手好程序并且拿到满分。这种悬殊的差异下,带来的必然是巨大的痛苦。因为每个人对自己的要求都很高——倔强的同学如我,还是愿意以同样的目标来要求自己,于是就在痛苦和看不到任何正反馈的环境下,默默地坚持着。我们这群人构成了清华学生中“沉默的大多数”。

一位好友曾经研究过清华的几拨人:第一种是天才,资源倾斜严重,是最大的受益者。第二种是沉默的大多数,自己也在这一阵营中。第三种是走体育路线、走网红路线(开文化公司,拍综艺节目)。比如奇葩说的杨奇函、赵英男等。名校生走这条路线是比较常见的,比如哈佛法学院毕业的詹青云。

主观上讲,是因为自己没有意识到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我们常讲,一回生,二回熟。但至少,首先要有几次经历,才能够从中提炼出客观的规律来,进而帮助我们更好的成长与认识这个世界。进入大学后,大量信息的涌入,让自己无所适从——有人本科毕业去Google/微软亚洲研究院/阿里工作;有人科研做得很好,大二就发了国际顶会paper;有人搞挑战杯比赛,走科创路线;有人搞CUBA和高校杯,走体育路线;有人毕业后直接跳去香港工作,年薪百万;有人毕业后选择国外深造,深造又有硕士和博士之分;有人直接走创业路线,融资、搞宣发;有人走学生会工作、团委路线,毕业进入各大城市的体制内。各个院系去向也各不相同,经管等院系很多人会选择投行、券商、咨询、基金、快消,法学院很多人会选择律所。还有电影、传媒、新闻……各行各业鱼龙混杂,譬如工物系毕业有当产品经理风生水起之辈(潘一鸣),也有到纽约搞量化交易的前辈(文兄)。再加上所谓百团大战、名人讲座,紧密的课程安排和各种制度上的制约(如一二九合唱比赛),双学位、刷长跑、造计算机、学生节、主题团日、篮球赛、节假日旅行见同学等一系列杂七杂八的事情,能够在如此巨大的信息流中生存下来,已是不易。家里没有人上过一本的大学,又哪里来的经验可以借鉴?而自己应该选择哪一种?这无疑是令人十分迷茫的。哪一种是对自己最好的?哪一种又是最适合自己的?一个老生常谈的答案是:去尝试。但这远远不是“尝试”二字能够概括的了的。一个人不可能尝试所有的可能性。必然要在痛苦和迷茫中去体会,去广撒网,才能在全局意义上收获一个较优解。

这就不得不提到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眼界。

走到现在,自己才知道,纵使才艺再高,本科毕业直接工作,还是会有巨大的局限性。科研做得好,为自己将来深造打下了基础。挑战杯则可以培养人沟通、交流的综合能力。以及自己本科时种种的尝试,现在看来,今天所有的幸运,都是努力和折腾埋下的伏笔。这种认识上的深化,正是所谓“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

但在当时,自己毫无疑问是十分迷茫的——家里没有人可以为自己提供帮助。迷茫+痛苦,自己竟然坚持了下来。我真是太感谢这四年的自己。自己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大二的物理实验课程。其中,有自己面对一次仅仅占总评不到1%分数的实验报告,硬生生认真写了18页的经历;也有面对分光实验兢兢业业完成一切的态度(详见一篇日记: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而且自己在学习之外,还折腾了不少东西,比如情系母校活动、参加量化训练营和量化比赛、搞数学建模、工业界实习、实验室科研、全国/出国旅行、游览国内不同大学、聆听名人讲座等等,最后毕业的一个学期安安静静搞了一个学期的毕设。详情见第一篇日记《三年总结》。这种折腾,虽然当时看不到意义所在,但在今天来看,其带给我的思考和能力的锻炼,让我今日受益良多。环境(物质)决定意识——这些对自己的客观评价,只有跳脱出了清华本身的环境,才能够正确地得到评估。

题外话,如果时间允许,真想再修一个经济学双学位。可惜能力、时间都不允许。

回过头来看,能做到这一步的,同届的计算机系只有1人,李北辰。山西大学附中毕业,全国信息学竞赛铜牌,思源计划成员,清华计算机系第一名,经济学双学位,世界大学生超算竞赛2连冠,现在麻省理工学院读CS PhD。

另外一名同学也优秀至极!山西省实验中学毕业,清华建筑系第一名,新雅书院助教,米兰理工交换,多项设计得奖,清华特奖,入选苏世民项目,荣膺罗德学者,20fall入读牛津。政界之星正冉冉升起。

见识、眼界的差距,更是读书的差距。与这两位同学曾经同窗,与有荣焉。

但回头来看,我又可以为这种痛苦赋予另外一种意义——那就是“痛苦意味着进步”。(事实上,痛苦说明大脑中的逻辑树深度正在增长,神经元正在生长)进而泛化出更一般的规律来,在之后的生活中,一定要挑选有挑战性的任务来做。也就是说,怎么难,怎么来。同时兼顾现实。权衡后,做出最优选择。此谓之“中庸”。也是数学归纳法的应用。一定要力求突破,而非满足于当下的“还不错”。这是最容易欺骗自己的地方。当下的“还不错”往往意味着以后的平庸。

无论哪门学科,我们都可以将其内部的所有知识比作一个球体。刚进入这个球体时,我们往往希望搞清楚为什么。为了简洁明了,我们不妨以高中数学为例。假如自己是一名初中生,接触高中数学。一下子看到f(x)这一表示,又看到什么换元法、代换法,心中定然疑惑,想要搞清楚背后的机理。此时我们的状态就好比从球体外钻了一个小洞进去。我们看到的,是无尽的知识。想要形成完整的逻辑链条,必然要学很多其他的知识。但此时这种知识已经超出了当前自身水平下的最大信息处理能力,所以必然越学越迷茫。

我们此时要做的,就是先接受这一选择,然后等到学至一定程度后,再回头来看,就能够从一个比较高的高度进行全局的把握,进而梳理逻辑链条,形成认知系统。这是书从薄读厚,再读薄的必然过程。

山近月远觉月小,便道此山大于月。

若有人眼大如天,当见山高月更阔。

当前的困难并不一定有那么难。很多事情在经历过后才会发现:嗨!也就那么回事。但真正跨过去之后,却发现给自己带来的,是看不见的、能力的提升。眼界宽了,对于事情的认识就更准确了。

王阳明12岁便能作此诗,其领悟天赋可见一斑。(其父是当时朝廷状元,与其教育方法脱不了关系)

马克思主义哲学中,有“必然王国”和“自由王国”的概念。

在认识上,“必然王国”是指人们在认识和实践活动中,对客观事物及其规律还没有形成真正的认识而不能自觉地支配自己和外部世界的一种社会状态;“自由王国”则指人们在认识和实践活动中,认识了客观事物及其规律并自觉依照这一认识来支配自己和外部世界的一种社会状态。

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这就是世间万物发展的客观规律。想要到达“自由王国”,必然经过“必然王国”。想要有真正的创新,离不开大量枯燥的模仿、重复。

回到正题。说到眼界,可能有的人在大学初期就已经搞懂了游戏规则。他们为什么能够搞懂游戏规则?这里我们也可以详加剖析。

以自己为例。自己上大学之前,过于相信主观能动性的重要。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一股劲头,自己才一路过关斩将。但是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是,入学后和同龄人的差距,也在于生长环境的不同。别人生长在信息交换充分的环境中,对于大学时该干什么都一清二楚,换言之,对于一部分同学而言,上大学无非是再上一个高中而已——如人大附中等学校。但对于另外一部分同学而言,大学就是另外一个更加开阔的世界,游戏规则是什么?完全不清楚。这时候就要求我们进行充分的沟通与交流。但很多时候校园里也是分不同的圈子的——相同价值观的同学会聚在一起,从而产生一种隔离。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同的价值观并不是简单的差异。而是社会阶层在同一环境中的另一种表现形式。这一点就不展开细谈了。

说到这里,就要解释一下自己之前所说的那句话:

视野很重要。逻辑自洽很重要。但粗浅的视野和狭隘的自洽都很危险。

视野确实很重要。在视野范围内形成自洽的逻辑很重要(也即个人总结出的一些规律)。但是,如果在视野极其有限的环境下,进行总结,是很危险的。比如,自己过度强调主观能动性,就忽略了客观条件的重要性,也就不会选择去与他人进行充分的沟通。这就是主观认识和客观现象没有达成一致的结果。自己所总结出的经验——努力可以改变一切,是很局限的,并不适用于更大的范围。

所以就有了后半句——粗浅的视野和狭隘的自洽都很危险。当没有新事物进来的时候,就应该停止与自己的对话。

这也是为什么有所谓“原生家庭决定天花板”一说的原因。因为很多观念都是自己从小到大耳濡目染,家里传递的观念。自己并没有对一些理念的合理性,在更大的范围内进行检验。不同的地方,游戏规则是不一样的。社会从下往上,就越讲究诚信、平等、尊重、谦卑。至于涉及利益的博弈,就另谈。——事实上,自己一直生活在父母所在的世界里,又怎么有机会见到更大的世界?由此,我们又可以泛化出一条规律,那就是在看不到所做事情意义的时候,找比自己更优秀的人交流,听听他们的意见。并且坚持下去。

人的差距,归根到底,是思维的差距。设想这样一种情况。作为一名平民,面对一位遥不可及的富翁(如比尔盖茨)时,大多数人的反应往往是:“哎,我们也就只能羡慕羡慕人家了,没人家那命和智商。”

但是为什么不能这样想:“为什么我不可以?我怎么样才能像他一样?或者他身上有什么我可以学习的?”一定要不服输!一定要敢于走自己的路,敢于不从众!

悲观者往往正确,但只有乐观者才能成功。

日积月累下来,这种思维的细微差别会带来看不见的巨量差距。

为此,首先要有定位思维。当一个人有和自己不同的意见时,一定要考虑该人所处的位置。如果此人比自己强,那么就要分析意见差异的原因所在。是自己错了,还是对方错了。切不可盲目下结论。如果此人比自己弱,也要分析清楚该人看法局限的原因所在,此时才能算盖棺定论。当一个人处于二维世界的时候,是无法理解三维的存在的。这是一个典型的思维陷阱,一定要加强警惕。

乔布斯所谓“connect the dots”,也正是这个道理。

青年时期是人三观形成的重要时期。但其实三观这个东西是一直在变的。我们要做的,就是保持一定的开放性,对于万事万物都有质疑的精神。

附上一个今年我看到的最精彩的论述文章。大开眼界。

排名在前 1% 的高中生是靠天赋还是靠努力?


学科方法论——一通百通

学一门学科,就是学习该学科的思维方式。

以计算机为例。计算机是一个高度层次化、系统化的实体。在大大小小的层次上,均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自洽。想要深刻理解这一系统——瓶颈在哪里、优缺点在哪里,离不开大量重复性的学习和实验,加上高屋建瓴的把握。最后,再加一点可遇不可求的灵光顿现,机械的存在便被赋予了有机的意义,成为融会贯通的实体。

从哲学的角度来讲,这应该属于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周易》中也有类似的思想。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搜狗CEO王小川提过,对他影响最深的,不是计算机,而是高中所学的细胞内各组件的生态。因为他喜欢这种有机性。

一门学科通了以后,就可以用之解释世间的万事万物。

以人际交往为例。学过图论和结构化存储后,我们就可以这样对待人际交往。

实中学长李一帆(禾赛科技co-founder,与其听风听雨,不如纵身一跃)采用过类似的方法,就是将人的名字、职务等信息以符号化的方法在微信上备注,这样,就在脑海中建立起了一座数据库。就像Sherlock的记忆宫殿一样,条理分明,一目了然。3000多人的名字,脱口而出,易如反掌。哪个学校的谁谁谁互相认识,哪个单位的谁谁谁互相认识,门儿清。这是方法论的革新,更是做事效率上的根本性提高。

这个兄弟在人人上有一个有意思的相册:纪念来美国的第一个七年。他的生活实在是丰富多彩,可以说只能羡慕了。那一年学长所在的班级考了22个清华北大,应该是实中的巅峰了。

同时,考虑到一些有向图中环的存在,我们就要考虑在职场上,当多人在场时,哪些话可以说,哪些话不能说。

我想,这就是朱熹所谓“格物致知”的道理吧。

但也要注意跨学科学习,融会贯通。


内心修为——修身克己

仅仅有“格物致知”是苍白的。因为世间万物,如果全部“格物致知”,其究极结论必然是被资本异化——万事万物都基于价值交换理论。

此时就需要王阳明的“心学”——心即理。做事情时,不要考虑这件事情对我有没有好处,而是考虑我应不应该做。随心所欲,活得最舒畅。

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我们应该追求的是“自我实现”。就是说,要摒弃对外界权力、金钱、美色、名誉的追逐。绝对摒弃,我想没有人可以做到,但是我们可以以一种更平和的心态去面对。当自己不汲汲于外物之时,反而能够取得好的结果。

马云说:“我对钱没有兴趣”。

撒贝宁笑了。大家都笑了。

但是我相信他说的话是发自肺腑的。

如果他对钱感兴趣的话,当软银融资之后,或者在之前无数的时间节点,他都有机会卖掉阿里巴巴。但是他没有这样做。他一定是想做更大的事业,成就自我,成就社会。

第一种人,眼神闪烁,他到任何场合他都是在找资源、找客户,就是为了挣钱,这种人一般挣不到什么钱;

第二种人好一点,他真心发愿要做一件事情,所以他往往能做成一些事情,能挣到一些钱;他更从容,目光很笃定,他不会到处搜索,他不会判断你是买还是不买,跟奢侈品店的服务员一样;

但是中国真正做成大事永远是第三种人,就是秉持着造人的理念的人:造就人、成就人、让身边的人成功。又不一样,他的目光很温和,有一种内在的力量,从内到外散发出一种很温和的光,这种人往往就能够做成大事。

为此,一定要自律。修身克己,节制欲望,完成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转变。

人有美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我们要做的,就是克制自己不好的一面。接纳自己,成就自我和他人。说到底,人们都喜欢真、善、美。如果怀着不好的目的去与人打交道,对方是能够明显察觉到的。


一些杂感

眼光要放长远,等得起十年、二十年。为未来打好基础。

很多事情的追逐过程都是反人性的。想要挣钱,必然先经受不能挣钱之苦。想要实现理想,必然要能忍受默默无闻的时光。

所有的优越感,都是因为没有见识。因为自己已经是当前环境中的佼佼者。此时就已经很危险了,应该换个环境。

人应该保持终身学习、保持谦逊和空杯心态,善于听取他人意见。最重要的一点,做一个善良的人。

一个现代化完全的社会,应该是各个方向分化明显、界限清晰的社会。如果一个人想挣钱,就去从商;如果一个人想要权力,就去当法官;如果一个人想要从事研究,就去当教授。但是,如果当了法官,就不要去不正当地干涉学术;如果当了教授,就不要想借机不正当地敛财;如果当了商人,就不要不正当地干涉公权。

显然,当前我国并不在这一范畴内。


做长期主义者

记得当时自己高考报志愿的时候,家里面是把学电作为一个稳当的选择的。但因为自己打了太多的游戏,对于计算机很有兴趣,再加上信息技术是21世纪的主流,自己心想,选对大方向应该差不了,所以选择了计算机专业。如今看来这一个决定太过于正确。所以在做选择时,切勿被当前的收益限制住手脚。

要有一个大目标,但是又不能太具体。

做长期主义者。

2020年,陆奇59岁:我给20、30、40岁年轻人的建议


结语

打铁还需自身硬。

现在,青春是用来奋斗的;将来,青春是用来回忆的。

山再高,往上攀,总能登顶;路再长,走下去,定能到达。

要苟日新,日日新。要天行健,自强不息。

——习近平

大道至简,大智若愚。

欲望不等于希望。虽然大多数人一生中都是在欲望里浮浮沉沉,原地打转,一事无成。

成长,比成功更重要。

要克服的,是人性的弱点,是自己的想当然、虚荣心、轻蔑、怠惰、狭隘、封闭、脆弱。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自己不得不承认的是,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懈怠了。自己对自己很失望。固然有客观世界变化太快让自己适应不了的成分,但更希望自己在绝望中寻找希望。

新的时代,对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社会需要的人才,正在从知识技能型朝创新、学习型人才转变。元学习能力越来越重要。

“看到的和听到的,经常会令你们沮丧,世俗是这样强大,强大到生不出改变它们的念头来。可是如果有机会提前了解了你们的人生,知道青春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不知你们是否还会在意那些世俗希望你们在意的事情,比如占有多少,才更荣耀,拥有什么,才能被爱。等你们长大,你们会因绿芽冒出土地而喜悦,会对初升的朝阳欢呼跳跃,也会给别人善意和温暖。但是却会在赞美别的生命的同时,常常、甚至永远地忘了自己的珍贵。

愿你在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抵抗恶意;

愿你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君子知命不惧,日日自新。希望一切越来越好。

Head above cloud, feet on the ground.

不要给自己设限。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碎语

最后还是延续去年的惯例,附上几张图。

新龙门客栈

剑雨

一代宗师

谍影重重

Jessie J 在《我是歌手》

Irene Adler

黑客帝国

指环王 - 人皇阿拉贡

比较好的up主:

ztalk 分享热爱

巫师财经


音乐

Now or Never

Everything I wanted

Sherlock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