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往不恋,纵情向前

又到了一个时间点,从迷茫变得清醒。也正是这样一个时间点,再次从清醒变得迷茫。历史的上升总是螺旋形的。是时候设定下一个目标点了,也是时候进行一些总结和感悟了(费曼学习法)。

工作感悟

工作四个月,感触颇深。大致有两点。一是人际,二是专业。

人际

人际交往方面有了一些新的认识。自己从小到大,性格上其实发生过一些改变。小时候自己很腼腆,后来逐渐发展出一种心理模式,是通过讲述自己的故事来交换信任,同时收获自在与快乐。但这样也有一个较为明显的弊端,那就是忽略他人的感受。再加之少年时期一路顺风顺水,因为成绩好的原因,也从未在人际关系上发过愁。自以为人际交往做得还不错,殊不知这只是高价值带来的附属效应罢了,属于一种认知上的盲区。

进入社会后,人际交往不再单纯。曾和朋友讨论过这个问题。自己到目前为止,还时常在很多事情上犯非黑即白的二元论错误。例如,总是把人际交往硬生生分成“真情实感”和“利益交换”两类,殊不知更多时候二者是交替融合。这个世界不是黑白两色,更多的是灰色原野。

初入职场,觉得同事都很热心,性格nice,自己也不顾忌太多,开始的一个月干劲十足,只想着“努力工作”。但过了一段时间,总觉得气氛不太对。于是反思了片刻,觉得自己可能只付出不回报,于是slack上给同事道了个歉。出乎意料的,同事竟然问我是不是谁说了他们的坏话,并说没有这回事。神经大条的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思维的偏差:在没有确认的情况下,贸然道歉,对方的第一反应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而非欣然接受,平等交流。这才意识到自己思维上存在很大误区:总是想当然,忽略了和外界的确认沟通。

而后想要问同事自己哪里做得不合适,却突然一时语塞,不知怎么去问。我意识到很多事情是不能直接去问的。之所以要花力气去获取这些信息,是因为平常人们本来就不愿意说。

于是事后约了同事出来吃饭,询问能不能给自己提提意见。过程虽然磕磕巴巴,但总还算是有所进步。沟通技能也有所长进。

情商这回事,说白了,就是套路。这个东西是可以随着时间的积累和反思而习得的。我个人很讨厌说话拐弯抹角的方式,但是人性的弱点偏偏就吃这一套。多少人打着“情商”的名号算计着别人,又有多少人捧着一颗真诚的心却吃力不讨好。

自古真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

推荐一本书《好好说话:新鲜有趣的话术精进技巧》,专门讲说话的。

专业

开始工作后,在实际的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有了很多的反思,对自己的能力与特点也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每个人的思维模式是不同的。人和人在漫长的时间中拉开了差距,其中的决定性因素就是思维。

人的聪明,在我的理解中分为两种。一种是book smart,另一种是street smart。前一种是科班的聪明,很吃天赋。诸如陈立杰、韩衍隽、贾扬清、楼天城、王小川等人的故事就无须赘述。后一种就是很多街头的聪明,灵活应变,面对同一件事,解决方法层出不穷。

聪明,是天赋。但聪明,不等同于智慧。智慧,是在聪明基础上,刻苦修行所得到的一种通达的存在。智慧不局限于纯粹的个人谋利,不局限于凶狠的勾心斗角,是一种圆融的旷达,一种深刻的简单。智慧是需要时间来磨炼的,少年时期,只配拥有聪明。

我自己而言,受中国应试教育影响,思维模式是系统化的。加之本科阶段学习计算机技术,思维模式就更加机械化。好处就是对于一个复杂的系统,能够按照逻辑链迅速构建出需要解决的问题,并加以剖析。坏处就是从抽象到具体的过程,缺乏执行力,导致很多时候流于空想,却忽略了在做中学,在做中巩固。王阳明“静处体悟,事上磨练”的功夫,自己还差得远。

在工作中,遇到一些小的问题,能够很快的分析3W(黄金思维圈),即What/Why/hoW,并将事情做得干净漂亮。但对于大型的问题,往往缺乏执行力,导致了思考良久却无从下手。

此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局限性。大多数人的成长,是形成一套优势的思维模式,然后把所有新事物装进这个框架里面去。但是天才的成长,是不断形成新的思维框架。于是中国学生往往有“按部就班”之感,而一些天才们总是灵感喷涌而出,源源不绝。因为他们并没有既定的“框架”,而是一种有机的存在。正因为没有框架,所以思维就像无际的草原,野马可以尽情地驰骋疆域。

凯文凯利在《失控》一书中曾举过这样一个例子,令我印象深刻。MIT一位教授在组装机器人时,采取了一个策略。传统的方法是,自顶向下编写程序逻辑,操控各个部件。比如,当腿部检测到前面有石头时,进行xx操作。同时与头部进行联动操作,……但他采取的策略是,只为各个小部件编写独立的逻辑,然后让各个部件独立自主运行。最终该机器人的性能表现竟然出乎意料地优秀。这就是从“机械”到“有机”的进化。

人的学习也是如此。先“有机”,再“系统化”。人的能力成长,是思维模式的成长。思维模式的改变,可以极大地提高学习的效率,带来复利效应。从线性成长,到指数型成长,秘诀也正在于此。

读博?

为了培养一种综合性的能力,突然诞生了想要读博的想法。计算机领域,读博士是一件稳赚不赔的差事。无论从发展还是title的角度来讲,长远上看都是有好处的。读博可以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培养自己认识一个新事物的能力,培养一种学习的能力,培养一种创新的能力。但是出于名利之心去读博,效果又能有几成?自己也割舍不下经世致用的工业界。而五六年的时间,导师、平台、机遇,一切都很难说。见过一位北大名列前茅的同学,在Berkeley呆了仅仅一年,整个人已经消沉颓废,毫无精气神了。不禁感慨,时也命也,机缘太重要了。

历史的进程不可预料。机关算尽,终究不尽天意。恐怕,只能一步一步,把自己的命运交给随机性了吧。

人的野心是会随着位置的变化而变化的。到了现在这一步,有时自己会感到十分痛苦。同样的思维,并不是因为自己能力不如旁人,而是因为一些出身的因素,导致和一些同龄人差了十万八千里。14年刚本科入学的时候,记得自己还傻乎乎的,但却已经有人早已想好了未来几年的路,也有了好几年的程序编写经验。这种差距,是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越拉越大的。

感慨系之矣。只能说,君子知命不惧,日日自新吧。sigh。

总结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如果只是沿着大多数人的路去走,最终得到的结果一定是平庸。

既往不恋,纵情向前。